您的当前位置:中卫市西口材料销售 > 新闻资讯 > 正文

学霸君暴雷背后:在线教育成烧钱黑洞,新东方在线跟谁学巨亏

  • 作者:admin    最后更新:2021-01-10 08:52    点击数:
  • 2020年在线教育与资本相互裹挟,头部企业在不断融资"充实弹药",甚至上市公司账面金额充足也要补充弹药,与此同时,行业却面临普遍亏损的窘境。

    雷达财经出品 文丨梁春富 编|深海

    又一家在线教育机构爆雷。

    12月27日,学霸君传出倒闭破产的消息,该公司内部的教职人员在网上曝出了教务主管朋友圈、班主任排课群、创始人张凯磊在工作群的聊天截图等内容,一齐指出:学霸君资金链几近断裂。

    疫情黑天鹅之下,教育培训类机构无疑是首当其冲。年初至今已有不少小的线下机构破产倒闭,而大中型机构也难以独善其身。10月底,成立14年的老牌教育连锁机构优胜教育遭遇资金链断裂,被曝拖欠员工薪金,家长退费无门。如今学霸君几乎与优胜教育如出一辙。

    而与中小型企业不同的是,在线教育头部企业"激战正酣",一边烧钱一边融资。头部在线教育企业猿辅导、作业帮、好未来先后完成融资3亿、16亿美元和33亿美元。

    2020年在线教育与资本相互裹挟,头部企业在不断融资"充实弹药",甚至上市公司账面金额充足也要补充弹药,与此同时,行业却面临普遍亏损的窘境。

    暴雷

    继优胜教育暴雷之后,又一家教育机构学霸君陷入困境。

    学霸君成立于2013年,旗下业务主要包括拍照搜题、K12阶段的一对一辅导等。在凭借题库工具积累了最早一批流量后,学霸君在2016年推出了"1对1"在线教育课程,并在此后一直作为主力业务。

    据天眼查,成立至今,学霸君共获得6笔融资,累计获得了数亿美元的外部融资,最近一次C轮1亿美元融资在2017年1月。

    2018年,张凯磊称学霸君已经实现总流水超10亿元。同年,行业内还传出字节跳动欲收购学霸君B端业务的传闻。

    2020年,在线教育因疫情成为大热的风口,不少机构融资拿到手软,也正是在这样的行业利好之年,学霸君却未公开过拿到分文投资的消息,甚至传出了破产倒闭的事。

    对于学霸君的资金链断裂的缘由,众说纷纭,而学霸君的员工们甚至怀疑创始人张凯磊在"转移资产"。

    此前学霸君员工群便消息称,张凯磊在几个月前新开了一家公司,名为苏州千问万答教育软件科技有限公司。据天眼查,张凯磊通过学霸君主体运营公司间接持有该公司 41% 的股权,为该公司最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在刚刚过去的双十一、双二十期间,学霸君打着"一次囤课,一年不愁"宣传口号,大力促销。在公司破产消息传出的前一天,学霸君仍在持续进行促销活动。据AI财经社报道中的一张业务群签约额图表显示,12月25号当天,学霸君业务群小队当日签约额为160万,已完成签约额3671万。

    一位学霸君兼职老师也向雷达财经证实了学霸君事发前一直都在大力促销,并质疑称"就是借着双十一、双十二套一波钱,最后跑路。甚至找借口说银行接口问题,工资也发不出来了。"

    雷达财经加入到一个学霸君维权群中了解到,由于学霸君陷入困境,正在上课的学生被迫中止课程,部分刚刚一次性交了两三万学费的学生甚至连一节课都还没上。

    其中,一位西安的家长在双十一当日缴费24524元,购买了学霸君160节课时,赠送80节课,还剩下262节课未上。

    从一张群内接龙传递的统计表来看,这样的情况不在少数,表格中所填报的缴费金额基本都在数万元。甚至还有不少家长是通过"分期贷款"进行缴费。

    图片来源:学霸君维权家长群截图

    据网上曝光的消息显示,学霸君旗下的"老师、班主任、包括规划师,全部被迫辞退,所有人没有工资。"这些员工的工作手机也需要全部上交。

    面对教师和学生家长的群体声讨,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曾在一个教育创投群现身回应:"多谢大家关心,我还没有失联,在继续努力。已可以疏散绝大部分的员工。"但据学霸君的全职老师透露,该公司北京总部已经人去楼空,只有少部分工作人员留下与前来的家长们沟通。

    普亏

    学霸君陷入破产传闻的背后,是在线教育企业普遍亏损的现状。

    从学霸君维权群接龙的退款统计表来看,家长很舍得为教育投入,不惜贷款,动辄一次性缴费数万元。

    在疫情隔离下,在线教育更是成为了"站在风口上飞的猪",然而为何家长们买单的意愿高涨,资本又追捧,缘何前景一片大好的在线教育企业依旧"盈利难"?

    仅从上市公司公开的财报看,行业普遍亏损已是不争的事实。

    12月24日,新东方在线发布盈利警告,公告显示,该集团预计截至2020年11月30日6个月将亏损6至7亿元人民币,而去年同期此数据为8750万元,亏损剧增。

    事实上,不仅是新东方在线,亏损早已是A股、港股、美股等市场中的多家在线教育上市公司的常态。即便是在疫情催化下的2020年,在线教育企业仍然面临着"盈利难"的局面。

    据同花顺(300033,股吧)iFinD数据,2020Q3,跟谁学亏损7.66亿元;同期,红黄蓝亏损5205万元;瑞思学科英语亏损1.45亿元;尚德机构亏损3.57亿元…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在线教育企业亏损的一大因素主要为业务扩张导致的营销费用等各项开支大涨。

    10月22日,好未来第二财季(2020年6月-8月)业绩显示,公司的经营成本和费用达到了11.56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4.7%。其中,销售和营销费用由去年同期的2.63亿美元增加至3.79亿美元,同比增长44.3%。

    也因此好未来第二财季营业收入由盈转亏,亏损高达0.49亿美元,而去年同期为0.61亿美元。

    11月20日,跟谁学发布三季度财报业绩,公司三季度净亏损高达7.66亿元,去年同期为盈利0.52亿元。这也是跟谁学上市后的首个亏损。

    对于亏损,跟谁学称主要是由于加大了销售和营销活动投资。"销售费用的扩大主要源自市场推广费用、销售及营销人员的薪酬增加等。"财报显示,跟谁学三季度的销售费用达到20.56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3.30亿元同比暴增522.22%。

    在烧钱游戏中,新东方在线也不好过。由于变道K12赛道,新东方在线即便有着良好的品牌背书,但销售费用一再增长,导致了2019年上市的新东方在线目前仍然处于亏损中。

    对于亏损原因,新东方在线在前述公告中称主要在于K-12业务人工和研发费用的增加、K-12的课程设置大幅增长、股权激励计划下的净外汇损失和费用。

    业内人士认为,在线教育行业赛道对手众多,如同猿辅导、作业帮的后起之秀势头很猛,不舍得花钱做推广,根本抢不到客户。在经过今年疫情洗礼,暑期资本大战之后,相对成熟的在线教育头部龙头企业应该会脱颖而出。但随之而来的又将是一波残酷的行业洗牌,一大批缺乏融资渠道补血和团队能力不足的中小型企业,很可能会被淘汰出局。

    据天眼查数据,截至今年10月,全国注销教育机构13.6万家,17.8%的教育相关企业曾出现经营异常,与头部企业面临的高光时刻相比,部分企业仍身处在生存的危机中。

    更何况这些教育机构难以得到资本的青睐。学霸君最近的一笔融资是在2017年1月,距今已有三年没拿到新的融资。没有资本输血的2020年,对于如同学霸君、优胜教育的中小型教育机构而言,注定难熬。

    生意?

    日前,新东方集团(600811,股吧)董事长俞敏洪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说,在2020年全年,资本向在线教育领域输入了近150亿美元,但在线教育的收入只有几百亿元人民币。

    正如俞敏洪所言,在线教育行业很受资本追捧。仅拿今年12月份为例,在线教育头部企业就又收割了一波融资。12月份,作业帮交割了阿里、软银的E+轮超16亿美元融资;12月24日,猿辅导成功交割了云锋基金3亿美元的投资;12月29日,好未来教育集团宣布,与Silver Lake银湖等达成33亿美元私人配售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在线教育与资本相互裹挟,行业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头部企业烧钱不止,即使亏损,也能不断拿到外部融资补充弹药库。反观初创公司,在这场烧钱游戏中,拿不到融资,注定走不太远。

    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目前绝大多数在线教育公司如果教育服务质量并不过关,太过重营销,专注于抢占市场份额,向资本讲故事获得融资。长期来看,反而会导致口碑暴跌,用户流失。

    在线教育行业一如此前的共享单车、网约车、长租公寓,似乎也陷入了资本热衷的跑马圈地模式,融资、烧钱获客、行业洗牌、头部企业占据规模优势获得市场定价权。最终到来的或是资本镰刀的收割。在线教育行业的烧钱大战中,或是无人能幸免。

    俞敏洪也曾提到不能把在线教育当做一门纯粹的生意,尤其不应该把它作为一个互联网业务来做。"教育的本质是教学质量和教学产品,关注的是人,光靠营销和投入,光靠讲故事是不会成功的。"

    ↓ 长按扫码关注我们  ↓

    雷达财经 出品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雷达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Powered by 中卫市西口材料销售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